来自 抚州 2019-04-01 23:59 的文章

后来到赣东北实习

  1973年年底,我们一批业务骨干被部队选送到江西抚州地质学校(今东华理工大学)读书,在那个特殊年代,可坐在教室重续学业,我心里无比激动!

  当时,我所在部队刚组建,非常缺乏专业技术人才。我们这批学员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走进抚州地校的。在那个学校,许多老师也刚调回,我们的到来,使他们得以重返心爱的讲台。他们非常珍惜重新执教的机会,竭尽全力,恨不得在最短的时间内灌输给我们更多的知识;而我们这些学员学习目的明确,虽然文化程度参差不齐,但我们发扬部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互帮互学,顽强地攻克学习道路上一个个难关。这种教学相长的学习氛围,让我们大受裨益。

  后来到赣东北实习,正是寒冬腊月,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迎寒风,冒严寒,在野外跑线踏勘。我们身背地质包,手持找矿仪,沿地图标示的线路进行“S”形探测。我们一边校正方位,寻找岩石露头,测量数据;一边记录数据,打标本、量产状,沿途寻找可能蕴藏稀有金属的异常点带。渴了,掏一把山泉水;饿了,以自带的馒头充饥。一天下来,双腿灌铅般沉重,浑身骨头就像要散架似的。即便如此,但一想到学到的知识将让我们在岗位上大显身手,就觉得再苦再累也值!

  为我们打开一扇扇求知之窗……尤其是节假日,我至今仍惊诧于学校图书馆在那个年代竟然仍保存着那么多的专业书籍,我们更是一头扎进图书馆,什么《大地构造学》《矿物岩石学》《放射性物探》……我们如饥似渴、兼收并蓄。

  

后来到赣东北实习